到了海外,产品价格最高降幅达。 新能源车行业,雷军在小米汽车发布会后直言行业价格战“把我们搞蒙了”。一年多以来,车企价格战不断升温——蔚来推出最高元油车置换补贴、问界新M7入门版直降2万、理想汽车宣布今年格均下调元、岚图则在3月推出了亿元置换补贴政策。

与此同时,电商平台比价比不停,“百亿补贴”成标配,营销素材全在强调实惠;咖啡茶饮在“9块9”的漩涡里不断沉沦;快递行业更是苦价格战久矣,然而一看数据年和今年的行业单票收入仍是持续走低。 没有人喜欢价格战,但大家都口是心非。

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最近说,公司“没兴趣加入价格战”,但你仍会看到星巴克在加大优惠动作;蔚来主打高端定位,高层强调过“不跟价格战”,但最后还是通过调整权益的方式被裹挟进来。

矛盾的背后,很多事情值得探讨: 价格战打起来所有人都难受,为什么 伊朗电话号码 还是常常出现? 公司打价格战的内在驱动力是什么?怎么才能赢? 总打价格战,后遗症又是什么? 一、价格战的四种角色:侵略者、抢跑者、主导者、被动者 人们爱打价格战,

是因为它真的管用——小米汽车定价一发布就受到了全网热议;开新店,总会有大量顾客排队采购;瑞幸的九块九、麦当劳的“穷鬼套餐”、早年的前几年的直播电商,例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每家公司都握着“价格”这把枪,他们有的试图在 台湾领先 合适的时候扣下扳机,有的被动参与战事。处境的不同,将他们分成了四种角色:侵略者、抢跑者、主导者、被动者。 “侵略者”一般以新玩家的形象出现。

他们携大量资金,以低价为武器冲击行业原有格局。

电商行业的拼多多,快递行业的极兔,以及近期备受热议的小米汽车,都可以算作这类角色。如何把握低价亏损和规模增长的平衡,是侵略者面临的主要难题。

用雷军的话讲,既要“有诚意”,又要“亏得起”。 “抢跑者”常见于新兴赛道。新赛道方兴未艾,公司之间比拼